书香溢城(一)‧女诗人创办书屋式民宿‧浮罗山背榴槤香夹带书香

书香溢城(一)‧女诗人创办书屋式民宿‧浮罗山背榴槤香夹带书香在这个面子书当道的年代,你有多久没有好好地坐下来阅读一本书?当现代人多数时间都沉溺在科技所带来的便利和快捷之中时,又是否还愿意耐心地翻阅书刊,以从浩瀚的书海中寻找黄金屋?碧绿青翠的槟城浮罗山背向来以盛产榴槤闻名,而这个山明水秀的绿地也因此经常榴槤飘香。但在过去半年来,在当地浓郁的榴槤香味中却逐渐渗入一股浓厚的书香味。那是因为本地诗人温绮雯与友人在此打造了一间集阅读空间与民宿功能于一身的书屋,里头收藏了不少中英文文学书籍,且每个月举办文学沙龙活动,让这位处偏远的山城散发着几许文学气息。经过一段迂迴弯曲的山路后,终于来到被槟城人视为世外桃源的山城浮罗山背。或许你早已听闻浮罗山背的榴槤、叻沙和豆蔻水美味得让人食指大动,也知道这里的农场、稻田和渔港的风光让人心旷神怡。但除了令人回味无穷的美食,以及让人流连忘返的美景,这里近年来也出现一间隐蔽在住宅区内的书屋――浮罗山背书屋,使山城因此飘着一股浓浓书卷香。书屋是由本地诗人温绮雯与友人联手开办。童年时期,温绮雯的外公外婆和亲戚们就住在浮罗山背的乡镇双溪槟榔港口,虽然她当时并未与他们同住,但每当学校假期,她就会随父母到双溪槟榔港口探望外公外婆,到鸡寮和鸭寮帮忙捡拾鸡蛋和鸭蛋,或与表兄弟姐妹们去稻田里捉打架鱼,过着无忧无虑且欢乐无限的童年。几经努力觅得适当地点即便成年后,她曾远赴中国和澳洲留学,但那段与大地为伍的童年岁月一直根植在她的心中,因此,她于5年前回国后决定重返民风淳朴的浮罗山背,并在那里开办一家书屋,将文学清流注入山城。“我一直有个心愿,就是可以开设一间小书店,让民众有个可以静下心来阅读书籍的空间。2011年,我从中国南京回国后,一直在寻找合适的地点设立书店,但在看过许多店面后,不是觉得地点合适但租金昂贵,就是觉得租金合理但地点不理想。”于是,她暂时把开书店的计划搁置一旁,并选择到国际学校担任中文教师。虽然如此,爱书的她并没有放弃与有缘人分享好书,每个月的最后一个週日,她都会到槟榔律上环的“锦绣槟城”文化市集摆书摊售卖中英文文学书籍,与其他爱书人分享蕴藏在书海里的奥妙世界。皇天不负有心人,在等待几年后,去年7月,她获知一名朋友在浮罗山背有间房子空置多年的消息后,基于该房子的地点环境清幽,加上浮罗山背有着许多童年时的美好回忆,于是,她遂与友人把房子打造成一间既有阅读空间,又可供人投宿的书屋式民宿,一圆她想开办书屋的心愿。播爵士乐助来客放鬆浮罗山背书屋距离浮罗山背地标――喷水池交通圈约有5分钟的车程,地点位于幽静的住宅区内,外观与一般住宅无异。不过,当到访者进入书屋时,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排摆满书籍的书橱,以及一张长型桌子和椅子,对面则有一张沙发和藤椅,供来客坐下以阅读书刊。书屋里没有电视机传来的喧闹声,也没有时钟流出的滴答声提醒来客时光无情飞逝,只有一台古老的收音机播放着慵懒柔和的爵士音乐,让到访者可以放鬆心情倘佯在书海里。书橱里多是文学书籍,有些是温绮雯从中国引进的文学着作,如中国着名诗人穆旦和李金发的诗集、香港诗人蔡炎培和李智良等人的作品、意大利作家伊塔罗卡尔维诺经典丛书与其代表作之一《看不见的城市》、美国知名作家马克吐温等西方作家的着作,以及马华作家如陈政欣、温祥英、冰谷、方路、张锦忠、黄锦树等人的近期着作。绝版书列非卖品屋内阅读不外借温绮雯从中学起开始喜欢写作,曾是《学报》文学刊物的专栏作者之一。1985年,《学报》停刊后,她与该报编辑于隔年创办《椰子屋》文学刊物,而她常通过该刊物发表个人作品。虽然这两本当年曾影响许多文艺青年的本地文学刊物先后走入历史,但她依然没有放弃对写作和文学坚持,她曾于2010年推出诗集《诗字》,而欲随着她漫游在诗歌之海的民众,可到书屋寻找这本诗集。除了中文书,书屋的书橱里亦有几个柜子摆放着多本英美文学,让受英文教育的民众也能在书屋里找到心头好。有些着作是她从国外引进,有些则是她从网络上订购而来,她欢迎所有爱书人到书屋选购这些来自海内外的文学好书。书橱的最上一层则摆放了她从中学开始珍藏多年的好书,有些是在本地购买,有些则是她在澳洲留学时,在当地的唐人街搜索到的好书。此外,她的珍藏之中有不少是已经停止再版或绝版的文学着作及文学刊物,而她把这些着作和刊物都列为非卖品,只允许民众在书屋里阅读这些书刊,而不提供外借服务,当中包括在本地市场少见的《今天》民间诗歌刊物。这本文学刊物是由中国当代诗人北岛与芒克于1978年创办,曾于1980年被迫停刊,10年后复刊,迄今仍是影响深远的诗歌文学刊物。供民众以旧书换二手书若书屋楼下的书橱里的文学着作还无法满足访客对文学的饑渴程度,那幺,楼上的二手书角落可能会藏有访客喜爱的文学好书。二手书角落设置在楼上垫高的木製地板上,一叠一叠的中英文二手书并排在地板上,访客可随手拿书后,靠着大枕头坐在地板上翻阅书刊。虽是二手书,但这些书刊并未因为曾经过多个主人的转手而失去它的生命力,大部份二手书皆保存完好,有者更似新书般。温绮雯也欢迎民众以“书书交换”的方式,把自己的旧书带到书屋,以便换取书屋里的一本二手书,让旧书得以通过交换的方式来延续其生命力。由于书屋也吸引不少民众携带子女前来,因此,二手书角落也有不少儿童书,让儿童也能从小培养阅读的好习惯。除了二手书角落,楼上还设有3间房间,让到浮罗山背旅游的游客可在此寄宿。有别于一般酒店以号码来区分客房的方式,温绮雯以作家的名字为这3间房间命名。“我以3位马华作家的名字为楼上3间客房命名,分别是`黎紫书’、`方路’和`杜忠全’。每一间房间都设有书桌,且摆放着代表该作家写作风格的书籍。命名为`黎紫书’的房间,房内的书桌上摆放着多本海内外作家所着的小说,供寄宿此房的房客阅读。而命名为`方路’的房间则摆放着诗集,`杜忠全’的房间的书桌上则有多本散文供房客阅读,好让房客可在文学的陪伴下进入甜美的梦乡。”邀马华作家交流分享文学为推广阅读风气,温绮雯每个月都会在书屋举办一连串的文学沙龙活动,以带动民众领略文学之美。“书屋每半年都会邀请3名作家出席书屋所举办的文学活动。因我过去半年来以马华作家`杜忠全’,`方路’和`黎紫书’的名字为书屋的3间客房命名,因此,我在去年7月、8月和9月,邀请这3名作家先后到书屋与民众分享文学之美。”今年1月至6月,她打算以马华作家温祥英、菊凡、陈政欣和叶蕾夫妇的名字为客房命名,而她也计划未来邀请中港台作家前来书屋参与活动,让本地读者有机会与海外作家近距离交流有关两地文学的心得。除了举办读书会和新书分享会,书屋也曾举办篆刻班、诗歌朗诵分享会、峇峇娘惹文化分享会和瑜伽课等。“每次举办活动之前,我都会在书屋的面子书发布相关讯息,并到附近的学校、国际学校、槟城韩江学院中文系,以及人潮较多的地方张贴有关活动的海报。虽然过去几个月来,每次活动发布后,民众的响应都比较慢,且所吸引的人潮也不一定,但我们并未因此气馁。曾有活动获得20名民众热烈参与,也有活动只有4名民众参与。”虽然在山城推广文学并不易,但她未来还是会继续举办文学沙龙活动,以吸引更多人到书屋了解文学的奥妙。欢迎作家暂住专心创作好书温绮雯认为,好书必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即使是在不同的时间或时代阅读,读者都能从中获得启发。“每个人阅读的喜好各异,有些人喜欢阅读关于健康、财经、心灵成长或风水等种类的书籍,而文学类的书籍往往属于小众。喜欢文学的民众虽然不多,但始终有支持者。书屋设立半年以来,一直有固定的文友前来支持,他们包括大专生、教师和社会人士等。”她常有重複阅读同一本书的习惯,因为她认为每一次阅读同一本书的感受都不一样。“有些书刊,我首次阅读时感觉很好,但多年后再阅读时却未必觉得它很好,不过,有些书却非常值得我们重新阅读,这让我很敬佩作者的学问渊博。”爱书的她未来有意在此举办“作家短期入住计划”,并欢迎作家到书屋入住几个月,以专心创作一本好书,造福读者。她也欢迎文化艺术工作者到书屋举办展览会、音乐会或文化活动等,好让文学之风能持续在山城飘蕩。/副刊‧报道:刘楚珊‧2015.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