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溢城(三)‧庄儒频设漂站爱知音‧好书大家看‧书香永流传

书香溢城(三)‧庄儒频设漂站爱知音‧好书大家看‧书香永流传在车水马龙的槟城车水路上,坐落在此的老舍茶馆在过去16年来茶香四溢。而近来,在一股清洌的茶香味中,渐渐渗入一股浓烈的书香味。茶客走入茶馆后,不但可品嚐到一壶好茶,还能在馆内的“久久の书屋”里细品一本好书。若是意犹未尽,还能在茶馆前的岛上漂流书站的书架上,取走一本你属意的漂流书,待阅读后再把书籍放到其他漂流书站的书架上,藉此方式让书籍得以四处流通,并让更多民众有机会读到好书,大家一同感受阅读所带来的乐趣。在科技快速发展的现代,电脑和手机里层出不穷的资讯佔据了民众的生活,因此,越来越少民众到图书馆借书阅读,而许多好书也因此被忽略或被束之高阁,阅读风气日渐下降。爱书人庄儒频虽自小在经商的家庭里长大,但因她小时候的住家附近有一家小书店,每当她因调皮而被母亲责骂后,她就会溜到书店里看书。书里的金玉良言给予当时年幼的她莫大的鼓励,而她也从此爱上了阅读。中学时期,她最爱阅读台湾着名作家三毛的作品,并嚮往三毛笔下所追寻的自由和理想的世界,且深深地被她的文采吸引。后来,她也爱上了中国着名作家张爱玲的着作。除了以上两名作家,她也广泛阅读其他作家的着作,并因为爱好摄影和艺术而买过不少相关的工具书,使家中多年来收藏不少好书。虽然她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爱书人,但她并不吝于与其他人分享好书。多年前,当她知道有一名残障朋友也喜欢三毛的作品后,她就慷慨地把三毛的着作送给朋友。近年来,她希望通过让书流动的方式与其他爱书人一起分享自己所拥有的好书,藉此推广阅读风气,于是,她开始设想与广大民众分享好书的办法。让书本在人群中传阅“我发现近年来会前往图书馆借书的人是少之又少,所以我不再把旧书捐给图书馆,而是把在欧洲盛行的漂流图书馆的概念引进槟城,在槟城设立漂流书站,希望藉此赋予旧书新生命,让旧书得以通过漂流书站放漂,在人与人之间传阅。“漂流书的概念是指一个人把自己不再阅读的书贴上标籤后,放到设在公共场所的漂流书站,让其他爱书人有机会从漂流书站中借到这些书籍,并在阅读完毕后,主动到漂流书站的面子书上分享读后感,接着再把书籍放到任何一个漂流书站里,让书籍得以继续在人群中漂流,使更多人有机会分享阅读的喜悦。”2015年6月,她先在槟城中路的点心小厨(也称火锅之家)设立槟岛首个岛上漂流书站,当时,她放在该书站近两百本的书籍迅速被民众借阅。紧接着,她又在槟城佛义洗肾中心附近的静轩社区学习与资源中心设立第二个漂流书站。她希望藉此抛砖引玉,让更多人在自己的社区设立漂流书站。继上述两个漂流书站先后设立后,在马章武莫区州议员李凯伦服务中心的媒体协调员陈欣瀛的协助下,书站亦从槟岛越洋漂流到威省,并于七月份在威中县大山脚设立“山脚漂流书站”。新纪元学院也设书站随着庄儒频在槟岛先后设置两个漂流书站后,位于雪兰莪州的新纪元学院的媒体系老师和学生也将此概念引进该校,设立“飞book”漂流书站,让书香在校园里飘散。庄儒频说,爱书人不一定只能在公共场所设立漂流书站,即使是在自己的住家门前,也可挂个书架让好书漂流。“在漂流书站摆放的书籍并不需要非常多,即使只有四五本也可以让书有机会漂流到其他爱书人手中,共同打造书香社会。”她也欢迎民众捐书给漂流书站,除了含有色情和暴力成份的书籍、漫画、八卦杂誌和助印品之外,凡是依然保存70%完好程度,没有缺页和破损的书籍都可捐到漂流书站。她披露,在岛上漂流书站设立半年以来,即便有人响应捐书,也有人到书站借书,但在阅读后主动登入岛上漂流书站面子书分享读后感的民众却很少,因此,她呼吁捐书人和借阅者多登入书站的面子书进行分享和交流,以鼓励更多的人一起推广阅读的好处。从书中找到生命出口庄儒频不遗余力地推动阅读风气,鼓励更多人一起设立漂流书站,那是因为曾在书局和出版业工作约8年的她深刻地了解到,书籍常是许多人陷入生命低潮期时的精神导师,不少人在面对困境时都是从阅读中获得启发,并为生命找到出口。“翻阅纸质书籍与从网络上阅读资讯的感受不一样,翻阅一页页书籍时所带来的触感和情感,是无法通过电脑或手机阅读网络资讯感受得到的。”即使现今科技资讯发达,网络和电子书盛行,但她始终锺爱阅读纸本书籍。“有些人忧郁到想自杀,此时,一本心灵成长的书籍可能就是治疗其心灵的良药。有些人在遇到困难时,很可能会因为书里的一句金玉良言,指引他走出瓶颈,这些都是书籍所能给人的慰藉。”她从书堆里找出一本由美国神父兼演说家理查罗尔的着作《踏上生命的第二旅程》后指出:“人的生命有两个旅程,第一个旅程是我们的身份和地位,也就是多数人都在追求的物质需求。而第二旅程则是灵性的发展,这也是许多人经常忽略的部份。有些人可能有机会在有生之年找到人生价值,让心灵得以平静和自由,然而有些人可能还未找到人生价值就已不在人世。”她在阅读这本书后获得启发,并希望其他人也能从阅读中寻找到生命的意义。阅读丰富了她的生命,使她不但爱书,更珍惜二手书。“书站里有些书是我自己购买的,有些是朋友送的,也有些是在二手书店里寻获的。”她说,她从不因为书籍已旧而遗弃它,反而通过漂流书站来重新赋予旧书全新的生命力。边品茶香边读好书庄儒频不但欲通过设立漂流书站让书本得以流通,目前,也是老舍茶馆店长的她,除了在茶馆前方设立漂流书站,也在茶馆内设立“久久の书屋”,提供民众一个可同时品茶兼安静阅读的空间。“以前,我是因为害怕自己无知而拚命地看书,并从阅读中求取更多的知识。但有一天,我忽然了悟,若我只是一直在追求知识,而没有将它们融入我的生活之中,那幺,即使看再多的书也没有用处。随着年纪增长,我开始学习放下,让生命更从容且简单,也因此,我把收藏多年的书籍整理一番后。把一些书籍放到漂流书站,并把那些有作者在内页亲笔签名和留言,以及一些没有再版的珍贵好书筛选出来,放在久久の书屋的书橱里,供茶客边品茶边阅读好书。“这本由美籍黎巴嫩阿拉伯作家纪伯伦所着的《先知》是多年前一名朋友所赠送,内页有朋友当年亲笔留下的赠言,使得此书具有纪念价值,因此,此书只供茶客在馆内阅读,不供外借。还有这本由美国作家李查巴哈所创作的寓言性小说《天地一沙鸥》同样也是由朋友所赠送,我收藏迄今已有近20年,所以这本书也只供茶客在茶馆内翻阅。”这两本书虽然都已泛黄,但在她细心保存下依然完好,且岁月的流逝并未抹杀其阅读价值。“多年来,我一直渴望能开设一间温馨小店,让仿偟和失落的民众有一个歇息的地方,好好地沉澱心灵并面对自己。因为一个机缘,我得以在茶馆工作,于是,搁置在心中多年的心愿终于可以实现。书屋取名`久久’,那是因为我觉得阅读能滋养我们的生命良久,因此,民众都应该培养长久性阅读的好习惯。”为了符合“久久”的意义,她也挑选了99本珍藏好书放在书橱里供茶客阅读,这些书籍的种类包罗万象,包括艺术、心灵和民俗文化等,有些书籍是她珍藏近30年的好书,也有些是她近年才收藏的。此外,她也将部份欲出售的二手书摆在书橱里供茶客选购。办读书会推动阅读风气由于考虑到现代人的生活比较忙碌,即使想看书也未必有时间好好地阅读,于是庄儒频打算在茶馆内举办读书会、分享会或论坛等活动,让爱书人有机会在此互相交流,藉此散播书的芬芳。“每一本书从无到有的过程,都涉及庞大的人力资源,因此,每一本书都充满了人性。当读者在翻阅书籍时,就犹如在弹古琴一样。书里动人的文字总是在拨弄人的心弦,这是弹指看电子书所无法感受到的。“可是,现代人即使想看书也未必有时间,所以,我希望通过举办读书会和交流会让爱书人有机会从分享和互动中深入了解好书的内容和精髓。”她也欢迎民众到茶馆品茶兼阅读,并参与读书会等活动,以享受与书共处的美好时光。/副刊‧报道:刘楚珊‧2015.01.06